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Telegram
慈善医疗

印度疫情猛爆 抢救生命呼吸间

印度五月就超过九百万人染疫,堪称新冠肺炎肆虐全球以来最猛爆的疫情;悲剧不只如此,病毒蔓延周边国家,医疗机构严重“缺氧”,病患命在旦夕,必须抢救这迫切的危机……


严峻疫情下,天主教仁爱传教修女会与慈济基金会合作,为最底层的贫困家庭发放物资,让他们有充足的粮食度过难关。

根据印度官方统计,今年五月一整个月,新增高达九百零二万人感染,近十二万人病殁。在疫情最高峰时,每日新增确诊人数逾四十万,一天之内就有四千多人不幸病故,堪称新冠肺炎肆虐全球以来最猛爆的疫情。

变异病毒株快速传播,医疗量能在四、五月间崩溃,几大佛教圣地,如菩提迦耶、鹿野苑、灵鹫山,以及邻国尼泊尔的蓝毗尼,无一幸免;首都新德里、孟买、加尔各答等大城均成重灾区。疫情扩散各省,十三亿多人民迫切的危机,甚至会影响到全球抗疫行动的成败。

印度是世界最大的新冠疫苗生产国,COVAX(全球疫苗取得机制)获取的疫苗,大多在印度制造。在确诊与死亡人数暴增、疫苗严重短缺之际,印度政府下令国内制造的疫苗限制出口,近百个仰赖COVAX机制取得疫苗的国家,旋即陷入“手无寸铁的防疫困境。因此要战胜新冠病毒,绝不能忽视印度当下的险情。

慈济在加强力度守护台湾本土的同时,也增加了对印度与周边国家尼泊尔、斯里兰卡、柬埔寨、孟加拉国、不丹、寮国共七国的援助,抢时间要把救命物资送进疫情重灾区。

供氧印度 力挽呼吸衰竭

最近每日平均收治两百五十到三百名有疑似症状的病患,其中约一百五十人必须住进加护病房,但每天只有二、三十人能平安出院,因此医疗负担非常沉重。目前最需要制氧机!

慈济大学姊妹校、印度SRM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院长拉菲库玛医师(Dr. Ravikumar)透过视讯求援,反映了疫情高峰时,重症病人暴增,医用氧气供应不足的危机。因为医疗机构严重“缺氧,许多民众为了抢救呼吸衰竭的亲人,不惜花费巨资,到黑市购买来路不明的瓶装氧气,买不起、得不到氧气的人,只能看着亲人痛苦失去生命。

一幕幕疫情下生离死别的情景,成为最令人揪心的画面。重症的危急,命在旦夕已不足以形容,更贴切的说法是生命在呼吸间。

因应印度及周边国家迫切的需求,慈济为七国八十八个宗教、慈善、医疗等机构提供包含制氧机、氧气钢瓶、呼吸器等,并预计援助十座医院用氧气储存槽。对于承办采购、运送工作的慈济团队来说,这些医疗器材、设备是陌生的专业领域,所幸紧要关头,有高人指点。

由于呼吸衰竭的病人,缺氧几分钟就可能死亡,所以医院必须二十四小时不间断提供氧气,因此医院用氧气储存槽,储放的是超低温的液态氧,之后再经过解冻气化、管路输送给病房使用。采购、使用,都涉及医疗专业,援助团队获得慈济医疗志业林俊龙执行长指导,依照不同医院的病床数及其他需求,采购适合的设备。

非常感恩高雄的侯哲宏先生,他提供了六百支四十七公升氧气钢瓶,也感恩潘机利、黄建忠等高雄志工的帮忙接洽。负责印度援助工作的慈济联合国事务工作小组黄静恩表示,五月上旬接到印度国际佛教联盟(IBC)的请求,希望慈济能提供两千支氧气钢瓶应急。在高雄专营医材、化工、五金材料批发的实业家侯哲宏,了解慈济要做的事后,立即拨出能够调度的氧气钢瓶,抢时间救命。

为了把六百支氧气瓶及时海运送至印度首都新德里,侯哲宏和员工们于五月中旬开始点检、加班,终于如期赶在五月二十四日上货柜,六月初送往印度。尽管完成任务后,大家都累到直呼:“不行了!对于帮得上忙,仍感到满心欢喜。

氧气钢瓶之外,制氧机的筹获、运送,也是快节奏进行。至五月底为止,慈济已将一千台制氧机送进印度境内,其中两百台送抵西部大城孟买,由本土慈济志工普明(Pravin Bhalesain)负责收货。两百台机器中,有二十台调拨给东北部大城加尔各答的天主教仁爱传教修女会(Missionaries of Charity),八十台送至南印度供灵医会SNEHA Charitable Trust慈善组织使用,剩余的一百台则交由当地ABM佛教组织运用。“对方收到后,办了一个祈祷仪式,希望佛教给大家更多的力量,普明师兄也向当地佛教人士、实业家倡导非素不可黄静恩补充道。

在卡纳塔克省(Kar-nataka)班加罗尔巿(Bengaluru),本土志工格里士(Girish Shenoy)以一己之力进行纾困发放,今年第二波疫情爆发时自购氧气瓶,到氧气供应站排队灌气,然后免费提供给贫穷病患使用。他在六月初收到慈济提供的十台制氧机,搭配善心人士捐赠的发电机,随即组成新的氧气供应站,发挥更大的救人能量。“一点一滴,我们在地的菩萨也都起来了。慈济基金会副执行长熊士民欣慰地说。

而送至印度最南端坦米尔纳杜省(Tamil Nadu)的两百台制氧机,则是受到当地政府与人民的热烈欢迎。不仅省议员亲自迎接,民间贤达也对慈济承诺,会确实把制氧机送达有需要的医院。“他们都不是慈济人,只是知道上人和慈济做什么,就决定跟我们一起合作!黄静恩感动地说。


协助慈济进行纾困发放的南印度色拉杰寺急需防疫物资,五月中旬接到慈济捐赠防护衣、消毒喷雾、抗菌手套、血氧机、抗菌口罩等。

照顾病患 神职人员自愿入院

其实对印度的纾困援助,早在2020年四月就已开始;三月起的首次封城一延再延,赤贫底层民众手停口停,生活无以为继,本着信己无私,信人有爱的信念,慈济粮食纾困行动把大部分在印度的收货、采购、发放等事务,委托给当地仁爱传教修女会、灵医会、藏传佛教寺院等组织的神职人员与志工,让他们替无法到当地的慈济志工,把物资发放给弱势贫民,将必要的防疫用具送抵医疗第一线。

纾困物资包含米、油、盐等食物,还有口罩等个人用防疫用品,以能满足受助户一个月的生活所需为基准。截至今年四月,粮食纾困已有十九万户次,约九十四万人次受惠。

今年四月印度第二波疫情猛烈爆发,贫苦民众困境更甚去年。修女、神父们把自身的生死安危置之度外,在街巷、医疗院所,日日服务穷人及病患。

疫情已经这么严重了,你们为什么还要走上街头?”“我们不帮助这些贫民,谁来帮助他们?做多少算多少。如果生命走到了尽头,我们会回到天主的身边。若还有一口气留着,那就善用每一天为苦难的人付出。对于数千公里之外,慈济人的提问,仁爱传教修女会修女们,给出了令人动容的答案。

同样的,位于南印度的灵医会成员们,也做好随时牺牲奉献的心理准备。今年四月下旬,第一批神父、修女穿上慈济人捐助的防护装备,进入住满确诊病患的医院服务,支持第一线的医护人员。


灵医会神父、修女多有医疗背景,严峻疫情中,四月底起自愿进入第一线医院照护病患,第一、第二批人员陆续安然归来。

他们要帮病人喂食、打扫,甚至要处理大体;进去之前,都经过很严格的训练,自己也要立下类似我们华人所说的生死状,声明一切都是自愿的。对于灵医会神父、修女以及青年志工,自愿投入艰困的医疗现场服务病人的作为,负责联系的黄静恩既不舍又担心。得知成员们抱着只进不出决心的讯息,上人哽咽响应:不可以,不可以让他们没有机会出来……一个都不能少。”

灵医会在五月十七日传来令人欣慰的讯息,四十位神父、修女及志工完成第一阶段、为期三周的两间天主教医院第一线服务,第二批接续进入三家天主教医院,截至六月上旬,虽有少数染疫,但皆能平安归来。灵医会巴必尔神父(Father Baby Ellickal Mi)来文中提到,“对于慈济的跨宗教援助,只有感激及感恩,感恩上人及慈济人,不分宗教,一直支持印度灵医会;在印度的灵医会,只会做的更多,不辜负上人及慈济人所托。

不管是医护人员、神职人员,站在第一线的时候,他们就要披起战甲(防护衣),投入这样的战役,去守护更多人。谈及这一群志同道合的天主教朋友,同样负责国际援助的静思精舍德宸法师,转述了证严上人的慈示,务必要给前线人员足够的防护,让他们在照顾别人的同时,也能保护自己的健康平安。上人呼吁,全球慈济人、全球的人,一定要感恩这一群站在最前线的人,给他们鼓励,给他们祝福,给他们最好的支持。

节录自《慈济月刊》第656期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