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Telegram
慈善人物

疫情下的白米饭 幸福的滋味

“一碗可以吃饱饱的白米饭配上煎蛋,我们吃得很满足,很久没吃得这么饱了……”透过电话,缅甸难民莎吉达的声音在哽咽中夹带着感恩之情,也让志工徐国菖体会到要给苦难人幸福的滋味原来那么简单。



来到便利店,莎吉达即刻跑去店里摆放白米的角落,抱起一包十公斤重的白米,眼泪随即从眼角涌出,她诉说:“很久没有买这么大包的白米。”说完,又抱起另一包白米,原来她要买两包。

慈济与联合国难民最高专员署(UNHCR)合作的COVID 19 CBI难民专案(注),在今年4月开跑后,慈济雪隆分会的热线电话就陆续接获难民因付不起房租而将被驱赶的提报外,亦不乏家里濒临断粮、没食物果腹的窘境。于是,考量难民也急需食物援助,慈济雪隆分会遂于8月中旬成立难民Food Care专案,为需要的家庭送上现金券,让他们在这段期间可以到指定的超市购买米粮和食物等。

志工徐国菖(济凌)承担社区的COVID 19 CBI难民专案的发放组组长,从志工的电访及发放记录里,看到难民在疫情下面对没钱、没工作、甚至快断粮的困境,总让他深感不舍。当接到要兼任此次难民Food Care的发放组组长时,他不但义不容辞,更看到申请者众多,自己亦参与发放。


志工徐国菖(右)向莎吉达讲解现金券的使用。

很久没买这么大包的米

2021年8月31日,原本是马来西亚举国欢庆的国庆佳节,但因新型冠状肺炎的确诊人数逾万,甚至两万多宗,国菖原以为今年的国庆也和去年一样,在防疫和行动管制令下悄悄度过。但当他在国庆日前夕拿到难民Food Care的发放名单和现金券后,即刻联络另一位志工黄鉥媚,在国庆日当天就赶去发放给难民。

缅甸难民莎吉达(Shamjedah)接到国菖来电,表示会发放一百五十令吉的现金券给她,她虽没及时给予回应,但志工来到她家附近,她即刻赶过来寻找志工。

国菖第一眼见到莎吉达,目睹她满面愁容、神情憔悴,便细心地向她讲解现金券的用法,可以去指定的99 Speedmart便利店购买食品和用品等,唯不能买酒和烟。莎吉达接过志工发给的现金券,表示在附近约十五分钟的路程就有这间便利店。

国菖听了,关心地问她什么时候会去买物品,莎吉达毫不犹豫地说:“现在!我现在就去买!”,说完,她迈开脚步就往便利店的方向走去。

国菖和志工见莎吉达行色匆匆,不放心地跟随上去,原本还想在路上和她闲谈,可是莎吉达只顾着赶路,顾不得身后的志工一直贴心地叫她走慢点。

来到便利店,莎吉达即刻跑去店里摆放白米的角落,抱起一包十公斤重的白米,眼泪随即从眼角涌出,她诉说:“很久没有买这么大包的白米。”说完,又抱起另一包白米,原来她要买两包。

志工担心莎吉达无法拎起两包白米,便向莎吉达建议可以先买一包,留一些现金券日后再来买。莎吉达摇摇头,坚持要买两包,而且她还特地挑选价格最便宜的白米。拿了白米、再挑选一大包洋葱、一罐食油和泡面,她表示就暂时买这些。

结账时,因数额与现金券的数额相差几令吉,为了不浪费现金券的钱额,莎吉达遂多拿一包泡面,但却超出一令吉零五分,莎吉达掏空身上的口袋和钱包,只有一令吉,志工见状,赶紧帮她缴付剩余的五分钱。


莎吉达(左)选购物品后,到柜台结账,发现要付多一令吉零五分钱的现金,她掏空口袋,只有一令吉。


白米、洋葱、食油、泡面,看似很普通的食物却是难民莎吉达视为珍贵的物品。

两个月来未曾饱餐一顿

莎吉达将所买的物资搬到店外走道上,如释重负。她指着那两包白米,似乎在回应志工刚才的疑问,亦坦言这两包米对她来说实在太重要了,因为可以让她和儿子在接下来的一、两个月都能吃得温饱。她不讳言,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她和儿子都不曾吃上一顿温饱的饭。

从莎吉达的讲述中,国菖才了解到来大马已十年的莎吉达,目前和十九岁的儿子莫哈末(Mohammad)(化名)同住。莎吉达的丈夫是一名汽车修理技师,原本在浮罗交怡(Langkawi)工作,但自去年3月疫情爆发,无法跨州回家,渐渐的就失去联络。莎吉达一直打电话联系都联系不上,她虽然担心丈夫,可是在疫情下也无法前往寻找丈夫。

“直到今天,我都没有丈夫的消息,他也没有打电话回来……”莎吉达难过地透露,之前靠丈夫赚钱养家,自丈夫失联后,家里也失去了经济来源。

莎吉达本身罹患高血压和心脏病,同时全身也常会出现疼痛,当她痛得厉害时才到药剂行买止痛药吃。所以,病痛缠身的她没办法去打工。这一年多来都是靠儿子去帮人家打扫屋子,每月赚取七、八百令吉还房租、买米粮和负担莎吉达买药的费用。

生活虽然拮据,但总算还能温饱。然而,今年6月,大马再度实行行动管制令(MCO),导致莫哈末也失去了工作。没有工作就没收入,不但欠了三个月的租金,也因为要省钱而无法天天煮饭吃。

“这两个月来,我只能买一点点食物来煮,两天才煮一餐,我们就靠这一餐,每天吃一点点来充饥,没法吃饱……”言语间流露出莎吉达挨饿时的无奈和悲伤。

这番话让志工深感心酸,也明白何以莎吉达会抱着白米而流泪的原因。当下,莎吉达表示会联络看看有谁可以帮她将物资拎回去,再不然,她就来回分几趟拿回去。志工一听,遂自荐要帮忙拎物资,恰好在半路遇到儿子莫哈末的朋友,莎吉达赶紧请他帮忙接过志工拎着的物资,并向志工表达深深的谢意。

傍晚时分,牵挂莎吉达的国菖打电话去关心时,是莫哈末接听电话。虽然他与国菖素未谋面,但在电话里却一再感激慈济的协助。他也诉说妈妈这两个月来一直以泪洗面,终日沉浸在沮丧和绝望中。

言谈间,莫哈末流露出担心妈妈要承受身体上的病痛,还要担忧没饭吃的困境,看在眼里也万分不舍。幸好慈济送来的现金券让妈妈买到白米,后来也买了鸡蛋,两母子刚刚吃了白饭配煎蛋。

莫哈末还告知国菖,他和妈妈已经接种了两剂疫苗,前老板也联络他下星期可以开工了。国菖听了也替他高兴,鼓励他要好好工作,别让妈妈担忧。

莎吉达接过电话,亲自向国菖再次致谢,她哽咽地说:“今晚,我们终于吃得饱饱,很久没吃这么多饭了。谢谢!谢谢!”,莎吉达的声音满是知足和感恩,让国菖体会到原来一碗可以温饱的白米饭,对苦难者来说就是幸福的滋味。


志工徐国菖(左)和黄鉥媚(右)向莎吉达介绍慈济。

国菖庆幸今天及时发放现金券给莎吉达母子,倘若迟几天才去发放,她们会继续在挨饿中度过。对国菖而言,这些物资可能没有什么特别,但对莎吉达而言,却是救命的稻草呀!

“上人说‘行善、行孝不能等’。很感恩有付出的机会,让我度过一个很有意义的国庆日。”国菖期许自己有机会行善就要好好把握,更要及时付出,让苦难者可以得到温饱和温暖。

 

(注)短期现金生活补助专案(Cash-based Interventions,CBI),难民署提供慈济个案名单与资金,慈济志工做评估与发放。补助是三个月为一期,可以延续到最多九个月。因疫情缘故,许多难民纷纷求助慈济,慈济雪隆分会增设Covid-19 CBI专案以一次性补助来援助难民。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