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Telegram
慈善人物

胡光中以爱之名 跨宗教援乌克兰

土耳其慈济志工胡光中,是土耳其政府“难民学校”计划的关键推手,自2014年起在异乡为逃离战火的叙利亚难民带来希望。天灾人祸总是循环不已,如今,他和太太周如意又前进波兰,与多国慈济援乌团队展开一连串的发放。


胡光中蒙斯拉维克(Sławomir Szczodrowski)神父授勋,他背后是慈幼会创办人圣若望‧鲍思高(Jan Melchior Bosco) 的法像,被尊称为“青少年的慈父”。(摄/ 彭晶彦)

“你见过天主教堂设有‘慈济部’吗?”什么?如果在静思堂有慈济部不足为奇,但是在教堂里面出现慈济部,这是怎么回事?让我们瞧瞧去。

天主教堂的慈济部

走进自1931年交由慈幼会管理,隶属于华沙Naj świętszego Serca Jezusowego教堂的演说剧院(Oratorium Im. Sw. Jana Bosko)一楼,左边廊道,慈济旗大幅展开。再往里走,孩子们正在桌球桌前你来我往的对战着,“咻!一个杀球飞过来!”还好,闪得快。

左边是给儿童和青少年上课、做活动的房间,两侧和前方刷白的墙壁上,圆拱形的设计自然地让人与教会产生连结。再仔细看看周围,二个小白板上有中文写的日期和重要记事,黄蓝色的小旗子立在桌上。举目望去,证严上人的法像恭放在列表机旁的柜子上,窗边上人的慰问信、祝福吊饰摆满平台,窗外的天光柔和又明亮。

长方形的空间既有乌克兰的象征又有慈济的元素,是慈济在华沙援助乌克兰乡亲的重要据点,有家的感觉,志工昵称这里是慈济部,这样您了解了吗!

大爱博爱都是爱

俄乌战争爆发,波兰大力接纳同为“斯拉夫兄弟”的乌克兰公民,官方虽然提供交通、就学和就医免费的福利,但如何在人生地不熟的国度生活下来仍有许多难题待克服。就如三月虽已是初春,但今年的回暖似乎来得特别慢,仓促逃难先求人平安,能简单就简单,遇上寒流,只能紧缩着出门时穿着的衣物。一周、二周过去,战事依然胶着,远望东方,有家,一时却是归不得,无语问苍天,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看到了乌克兰人的困境,能说流利中文的波兰人白晓悦联系上慈济,和前勘团约在慈幼会见面,商谈如何援助乌克兰。在此之前,慈幼会负责人斯瓦沃米尔•什佐德罗夫斯基(Sławomir Szczodrowski)神父已伸出援手,提供免费热食并收留部分难民,眼见人数越来越多,已超出所能负担的。慈济的到来恰如荒漠甘泉,神父十分认同慈济的人道救援,慈悲地提供空间让志工在此运作,剧院的演艺厅也无条件让志工办理一场又一场的爱洒和感恩音乐会。

而土耳其慈济志工胡光中的到来,引领以工代赈乌克兰志工,合和互协地进行小瓢虫购物卡和毛毯的发放,更扮演了慈济与慈幼会合作的灵魂人物。

2011年,受阿拉伯之春事件影响所导致的叙利亚内战,一发不可收拾,数百万无辜百姓成了难民,如潮水般涌入土耳其。在当地的胡光中获得本会支持,开始了一连串的援助,从急难发放到开办满纳海国际学校,难行能行。

一波波乌克兰公民向外国逃难,人在横跨欧亚地理位置的土耳其,胡光中很快感受到,他们必然需要帮助,但要如何援助,需要更深入情势。三月初,开着车,他和太太周如意,从土耳其一路向北,途经欧洲多国勘查,并在与上人联机时回报概况。

4月15日,这对贤伉俪再度从土耳其出发,前进波兰,与多国慈济援乌团队展开一连串的发放。一场、二场,发放持续进行,直到6月2日晚上,胡光中因国际学校的事务,必须返回土耳其的前夕,总计进行了38场。

胡光中感性地说:“没有一场发放我没有哭!”高壮的男儿落下的是不舍乌克兰人仓皇逃难、离乡背井、天涯沦落,他感同身受的眼泪。乌克兰乡亲领取上人慰问信及购物卡后,常展开双臂和他来个感谢的拥抱。把握上台,抓紧有限时间跟他合影的镜头一再出现。他总是来者不拒,还要说上几句刚学会的乌克兰语,亲切温暖的肤慰着漂泊不安的心。

胡光中(左二)将回返土耳其,乌克兰以工代赈志工用热烈掌声,感谢他这段时间的带领。(摄/ 朱秀莲)

殊途同归为众生

“我在十六岁的时候听到了炸弹声,从那以后大概两年的时间我怕打雷……人在经过了战争之后,其实很多人心里是会有阴影的,我经过了三十年、四十年都还会有阴影。”有过身历其境,他深知战争对孩童所带来的伤害。三、四月间正是春雷乍响时期,许多乌克兰妈妈都说,孩子听到打雷声,都以为是炮弹又打过来了,吓得难以入眠。

远方来的陌生人愿意无条件提供丰厚的援助,有人抱持怀疑态度。“他觉得我跟你无亲无故,为什么你要来帮助我?这个就是‘无缘大慈,同体大悲’,你跟我没有关系,可是我还是去帮助你,只要是慈济人应该都理解,都能够了解这种精神。”慈济人懂,跨国救援没有任何世俗的功利目的,就只是想把爱传出去,“但愿众生得离苦”而已。

“我觉得经历过战争之后,这些人开始对人的不信任,可是遇到慈济之后,看到了全世界的慈济人为他们所做的,看到上人的法像,知道这个人是要帮助我的,那个感动是很难形容的,没有在现场很难去形容的。”上人一直希望用爱来化解仇恨,不希望逃难的人在心中埋下仇恨的种子。无论是对叙利亚或乌克兰乡亲,始终一本初衷,胡光中带着使命而来,他也真的做到了。

大爱博爱都是爱

神父欣然将场地提供慈济使用,胡光中很有智能地邀请神父来带领大家祈祷,“他一开始有点不好意思,后来我们跟他说很希望他在这一段时间里,能够带领这一些乌克兰难民一起来祈祷,帮他们祈福祈求平安,我觉得那是很好的,结果后来他几乎每一场都到。”

祈祷后也介绍慈济的“行愿半世纪”、竹筒岁月、毛毯,也藉由以乌克兰语唱出的《一家人》手语来让他们理解,不管白人黑人黄种人、无论亚洲非洲或欧洲,我们都是一家人,彼此互相扶持、互相分享。“真正到这边来,没有不感动的,因为那是人内心里的一种渴望,渴望爱的那种感觉,一旦是被激发出来的时候,我想任何人都不会去分彼此、分宗教。只要有那种渴望的感觉的时候,他们会知道所有的宗教讲的都是一个本质、一个意义。”

乌克兰小女孩也懂得付出爱心,响应竹筒岁月,胡光中给她鼓励。(摄/ 彭晶彦)

“比起跟叙利亚乡亲的沟通,这边要容易很多,大概是在那边三、四年以后才有的程度,这里一个月就可以达到这样的程度,所以,很感恩叙利亚的家人给我很多的经验,至少让我知道要怎么样让他们慢慢了解。在波兰这个地方,我觉得他们是非常理解不同的宗教,必须要有一个精神本质,那就是爱的本质。”

就如同教堂外的雕像所展现的:“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他们的雕像,他就是一个得自于上天,然后底下有两个穷苦的人在请求,可能是需要帮助他们,看那个雕像就可以知道,整个慈幼会他们的基本的意义。”

慈幼会与慈济的结合推动行善并不是现在才开始,已皈依上人的海地如济神父,也隶属慈幼会。他三步一跪五步一拜的朝山身影,还有向海地同胞介绍上人的画面,深印人心。

从胡光中身上,可以看到宗教融合所能发挥的效益。他是穆斯林,神父是天主教,乌克兰人则大多信仰基督教派中的东正教,慈济则是佛教团体。胡光中说中文、英文和土耳其语,神父说波兰语,语言不同,却没有隔阂,因为共同有“爱”的信念,彼此尊重。神爱世人,菩萨悲悯众生,都是慈悲喜舍,没有差别。

神父授勋 慈济精神被肯定

胡光中赞叹神父是宗教家,对慈济人非常友善。发放期间,正逢神父担任神职二十五周年,许多人前来送花且有盛大的庆祝活动,显见他的受推崇。

这一天,斯瓦沃米尔神父问胡光中:“你待会会不会在?” “会在。”“好,七分钟之后我会回来。”

胡光中纳闷着,为什么是七分钟。没去想太多,他先送一批志工的车离开。回到教堂,一位小孩子进来了,然后是教会的志工、工作人员和神父鱼贯进来,神父拿出徽章为他套上。旁边邀来一位乌克兰手风琴手伴奏,一连演奏了好几首歌。

胡光中恍然大悟,神父是在为他“授勋”,这是何等荣耀的事!

意想不到的插曲,令胡光中难忘,他谦逊表示:“那天其实整个感觉,当然我不认为那是我个人的荣耀,我认为是慈济的荣耀,因为慈济在这边所做的事情被他们所认可,被所有在这里的人认可,被这些志工认可,被教会、被神父认可,这是我们感觉到最欣慰的地方。”

“这个徽章我回台湾会送给上人的,这个徽章应该是属于慈济、属于上人的,不是属于我个人的,所以我会好好把它保留下来,因为这代表的是一个宗教的融合,代表的是一个为了爱,然后愿意付出所有的一个标帜,我觉得那就是慈济的精神和上人的理念。”

“这个徽章我回台湾会送给上人的,这个徽章应该是属于慈济、属于上人的,不是属于我个人的,所以我会好好把它保留下来”(摄/ 彭晶彦)

筵席无不散 期待再相会

发放圆满,慈济部里还有清点工作,胡光中一会儿了解进度,一会儿跟以工代赈志工加脸书。志工凯琳(Karima Romaniv)走了进来,送来一个天使吊饰给他,光中欣喜地把它挂在胸前的乌克兰之心上。她说以前总觉得天使是在天上,但在人间有一群穿着同样服装的天使,来到这里帮助他们,为他们建立了一个家,胡光中是天使的代表,如师如父,既严格又不失温暖。把握道别前的时刻,彼此大大的拥抱,志工们鼓掌感谢他,离情依依,期待不久的将来再相会,或许在波兰,或许在乌克兰。

回到下榻的饭店,已经接近晚上十点,胡光中还没有用晚餐。透过视讯,他和因确诊在房间隔离的慈济家人一一话别。明天一早,他就要一个人开着车南下回返土耳其。彼此祝福的话说不完,不仅叙利亚乡亲、乌克兰乡亲很爱他,这位上人贴心的好弟子,是全球慈济人的典范,大家都很爱很爱很爱他,赞叹他,随喜他。

6月2日发放圆满,斯拉维克神父协助整理装毛毯的纸箱,与慈济人及以工代赈志工合影。(摄/ 吕佩玲)

6月5日一早群组里,胡光中传来报平安的讯息:“各位敬爱的师兄师姐师姑师伯,我昨天平安回到家了,感恩各位对我的关心!

前天(6/3) 华沙时间早上五点钟从旅馆出门,昨天(6/4)华沙时间晚上八点三十分到家,三十九个半小时共开了二千二百二十公里的车,中间(晚上)睡了六个小时,白天停下来五、六次休息总共大约三个小时,开车时间总共三十个小时,途经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进入土耳其,沿途并经过奥地利边界以及塞尔维亚边界,绕着边界走,沿着多瑙河边,谨遵从上人叮咛,不要开快车,放松心情,看尽美景,感恩上人的祝福,给我一个照相的任务,欣赏美景的任务,这样我开车就开不快了,就非常安全了!

再次感恩大家这段时间给我的照顾,后会有期~”

即使回到土耳其,胡光中还是牵挂着在华沙的慈济家人,群组上他不断为大家打气,暖心的祝福让大家倍感温馨。“慈济故事多,充满喜和乐;若是你到慈济来,收获特别多。”虽然慈济人总在与苦难打交道,但就像胡光中说的:“我就是尽力做好自己的角色,互相扶持帮助,让他们感觉到爱,并将这份爱带回乌克兰。”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人生因梦想而伟大,但因慈济而无憾。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