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Telegram
慈善

灾后路难走 志工阿嬷和青年前进灾区

四月南非本应属于干旱时节,然而突如其来一场暴风雨,冲刷掉本德贫民区居民的希望,也冲走一片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家园。南非志工团队深入灾区,为受灾居民,燃起一丝希望的光。


透过老少配,志工一起跳过坍方的巨石,穿过窄狭的坡路,灾后的路非常的难走,可是阿嬷还是跟着年轻人勇敢的往前走。

即将入秋的南非本应属于干旱时节,然而就在2022年4月11日夜里的一场暴风雨,宛如从天而降的大瀑布。冲刷掉本土贫民区里居民的希望,也冲走了一片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家园。

南非慈济志工袁亚棋(懿文)给予 本土年轻干部及团队,满满的力量。全力支持团队深入灾区、走入更偏壤的地区,为受灾的居民,燃起一丝希望的光。

平时关怀做得彻底

在那短短的24个小时之内,南非德本地区降下了超过三百毫米的雨量。相当于南非全年降雨量的75%,也是统计六十年以来,最大一次的降雨量。

根据官方统计的信息,此次的水患总共造成459人往生,但失踪人数还是未知,还有超过四万人流离失所、四千所房屋被毁、八千所房屋受损……依据慈济志工过往深入关怀足迹看来,相信受灾的人数更甚统计数据。经历了惊恐的24小时,南非德本几乎面目全非。

4月12日,灾后第一天,本土志工即刻启动,由年轻干部欣匹惟率先协助邻居将垂危的树枝锯下。虽然欣匹惟自家围墙也倒了,但他仍积极带动关怀,协助志工团队将食物包送进灾区。

4月13日,灾后第二天,志工本迪、本恩、本善已经立刻归队,驾驶着慈济车进入了重灾区做勘查。能够如此迅速进入灾区援助灾民,全因南非志工在本土小区耕耘多年。透过二百个供食关怀点的网络扎实基础,志工迅速掌握重灾区出入点。

由于志工非常熟悉每个区域的地形跟小路。在很多道路无法通行的状况下,志工不必仰赖官方媒体的讯息,即能立刻掌握重点。

本土志工能够独立地做组队评估、讨论以及需要采购的物资。他们齐心协力动起来,为供食站跟灾区做需要的补给。

深入灾区不分老少

灾后一周的4月18日,总共有十五个关怀团队立刻集合组成,来到袁亚棋的办公室一起集思广益,讨论着接下来的重点方向。

在没水、没电的状态下,有很多讯息是不通的,也很难联络到一些地区的志工。所以,大家都是战战兢兢,一边思考怎么做,一边确立目标要撒播更有深度的爱。

第一目标首要,就是辅助受灾区的供食无虞。志工边做访查、边调整方法。而这十五人团队里,也搭配了本土老阿嬷委员和青年干部一起出团。透过老少配,他们一起跳过坍方的巨石,穿过窄狭的坡路,灾后的路非常的难走,可是阿嬷还是跟着年轻人勇敢的往前走。

重灾区内的小区志工,带着关怀团队来到一处灾难的源头,那是被洪水冲垮的一座大桥墩,大水直接灌入了小区。

“你们现在所立足的这块地,曾经都是房屋。”站在平整的土地上,实在无法想象一周前,这里曾经有房屋。小区志工无奈说着,通通都被带走了,连人带屋都被带走了!

在重灾区,看到许多灾民还在寻找他们的亲人,有的在河边等待,有的则是在任何已经发出臭味的地方拼命挖掘。但大多数都是一无所获,他们不知道家人的尸体在哪里?生死如何?

而淘气的孩子还是到河边玩耍,在灾后的真实情况是,孩子们在河边玩,上游就飘来了罹难者残骸,甚至是整具尸体……这是一个多么令人不舍的常态啊!

传承阿嬷勇猛的精神

袁亚棋全权授权关怀团队有充足的零用金,持续灾后支持供食关怀点,提供暖心热食。而本土志工能够独立地做组队评估、讨论以及需要采购的物资。他们齐心协力动起来,为供食站跟灾区做需要的补给。除了带来爱心米、食用油、蔬菜、豆子等,志工也会用仅存的、没被大水淹没或冲走的少量蔬菜为灾民加菜。

有一位本土青年干部诺瓦琪,今年才24岁,她负责一个小区关怀点。诺瓦琪是去年(2021年)往生的慈妤阿嬷的孙侄女,慈妤阿嬷也是南非跨国团队的资深阿嬷。诺瓦琪传承阿嬷勇猛的精神,虽然只有150公分高,但她却承担疫区达曼区关怀点的重任。

诺瓦琪告诉关怀团队,其实她还很害怕进入灾区,因为她知道山谷下面,还有很多居民正在挖掘他们亲人的尸体。但是诺瓦琪告诉自己要勇敢,所以在灾后,她也带着关怀团队走到山谷内一起去勘灾。

就在灾后,诺瓦琪和她的志工供食点开张了。每天供应热食给约五十位的受灾居民,或是任何有需要的人。同时也把煮好的热食带到另一边的幼儿园,因为那里收容了二十位无家可归的灾民。

除了带来爱心米、食用油、蔬菜、豆子等,志工也会用仅存的、没被大水淹没或冲走的少量蔬菜为灾民加菜。

慈悲与智慧的考验

另外,在通加特供食关怀点的干部贾布什蕾,她则带着关怀团队,亲身走入受灾的家庭互动。让人很感动的是,贾布什蕾也为灾民跟任何有需要的人提供热食。

重创后的灾区,要煮一餐热食,并不是那么的容易。连续好几周周没水、没电的德本,要做供食真的很困难。所以,贾布什蕾必须跟着志工去山谷中找水、提水,然后再到丛林里捡木材、拔树枝,才能够把热食煮熟,供应给大家。

贾布什蕾(前二)必须跟着志工去山谷中找水、提水,然后再到丛林里捡木材、拔树枝,才能够把热食煮熟,供应给大家。

小区居民跟志工表示,这一场混浊的恶水冲毁了他们的家园,带走了他们的家人。而今他们却还是得要依靠、饮用这混浊的恶水才能生活。灾民们充满着无奈与艰涩的心情,难以言喻!

慈济扎实的足迹,在灾区发觉到了许多真相。从灾后至今,团队来来回回,总共关怀了十二个灾民收容所、十九个供食关怀点。有的地区志工勘查受灾的供食关怀点,甚至已经走访五六趟,持续到现在还在继续追踪跟关怀。

袁亚棋表示,往往一天之内,关怀团队一组成员,可能就要从德本北边跑到西边再跑到南边。一天内要跑二、三百公里到处去走访,到处去实地勘查。

志工评估收容所的需求,提供爱心米、毛毯、福慧床、床垫以及二手衣等物资,同时也给予供食点食材补给,并且为灾民亲手送上食物包;因为志工做得深入,所以观察到的灾后现象,也考验到了整个关怀团队灵活应变的能力,这真的是一场慈悲与智慧的实作课。

探询真相给予关怀

在许多收容所内,志工看到四方捐赠的物资堆积如山,却也引发了种种的乱象,比如假灾民、假名单、物资盗卖,争议很多。

黄桑区收容所是一个物资最充裕,设备最完善的收容所。但是灾民在里面有很多酗酒、吸毒、性侵的问题,所以团队决定,这里最需要的不是物资,而是“爱”。志工带着简易设备来为灾民做爱洒分享,分享过后,有灾民告诉团队:“请你们再来为我们分享。”

志工带着简易设备来到黄桑区收容所为灾民做爱洒分享,分享过后,灾民告诉团队:“请你们再来为我们分享。”

来到恩图祖马收容所,志工看到了许多假灾民充斥在这收容所内。团队来访多次,他们是直接走入人群,就蹲在人群中,坐在他们旁边,听他们说故事,因此发觉到真相。

志工用种种的方便法给予务实诚恳的关怀,甚至走入无人关注的地区实勘,亲手发放食物包。而志工阿嬷的温度更是暖心,阿嬷陪着孩子们读《静思语》,让收容所的氛围充满了爱。

由于灾区的范围真的太大,灾民零星分布。有的地方慈济车根本进不去,所以有的时候走路上坡、下坡,在这样破碎的土地上,奔走两个小时,只为发掘真正的灾民。

志工告诉灾民:“复建的路很长,我们带来的食物包,是给你们充足的元气与力量,我们一起来面对困境。”而灾民也回馈慈济志工,这么多年来,真正只有慈济一直在小区里面关心他们。

志工阿嬷的温度更是暖心,阿嬷陪着孩子们读《静思语》,收容所的氛围立刻不同。

爱的肤慰与倾听

在关怀期间,志工团队发现有一位女孩静静地坐在废墟里面,一动也不动。志工泽坦巴试着去跟这女孩说话,才知道女孩子的妈妈、哥哥、两个孩子都被水冲走了。而她坐着的那个废墟,就是她曾经的家,现在却什么都没有了。

“你有没有吃东西?”泽坦巴问女孩。女孩悲伤地回答:“我根本吃不下!”其实附近的收容所就有很充裕的物资,但是女孩却每天茫茫然地回到这个废墟,呆坐着,什么东西也吃不下。

女孩的失魂落魄给予志工团队很深的省思和教育。大家开始思考“到底什么是真正的关怀?”其实真正的关怀并不一定是物资,也许只需要有人可以说说话,甚或一个肩膀依靠,或是一个拥抱。

志工泽坦巴(左)试着去跟女孩子对话,才知道女孩子的妈妈、哥哥、两个孩子都被水冲走了。而她坐着的那个废墟,就是她曾经的家,现在却什么都没有了。

志工团队进入灾区,不仅要承担任务,还要吸收现场的悲伤能量。但他们总是不忘告诉自己,“不可以消极,还要再接再厉!”因为不舍苦难,所以志工团队会更加努力,以爱之名,相互打气、互相怜惜与帮助。这让袁亚棋深深感受到,贫苦的德本在历经大劫难之后,更见人间一直都在的温情。

 

(资料提供:袁亚棋,来自南非联机)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