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Telegram
慈善人物

跨越生死关头 叙利亚难民妈妈延续爱

本名伊斯玛罕(Ismahan)的阿里妈妈,逃难中尝尽苦楚,历经丧子之痛还感染新冠肺炎,志工长期的关照,让她千疮百孔的心、漂泊无依的灵魂,不再继续往下沉沦,她说:“没有人可以像慈济给我们的安全感,慈济抚平了战争带给我们的疾病伤痛与精神折磨。”


2018年2月台湾花莲强震,震殇震惊国际,消息传到约旦,叙利亚阿里妈妈用回收布缝制手套,募爱援助台湾。(提供/ 慈济志工)

“2013年家访,她抱着血衣,在我们面前哭泣。闻着血衣,说儿子的血比香水还香⋯⋯”慈济约旦分会执行长陈秋华回忆起第一次与阿里妈妈见面的场景,一股撕心裂肺的伤痛,又悄悄爬上心头。

叙利亚战争自2011年3月18日开始,杀戮、破坏,烽火连天摧毁所有,“家,不再是个家。”2012年年底阿里妈妈一家决定逃去兄弟之邦——约旦。

阿里妈妈本名伊斯玛罕(Ismahan),逃难中尝尽苦楚,历经丧子之痛还感染新冠肺炎,志工长期的关照,让她千疮百孔的心、漂泊无依的灵魂,不再继续往下沉沦,她说:“真的需要慈济,没有人可以像慈济给我们的安全感,慈济抚平了战争带给我们的疾病伤痛与精神折磨。”

心中挚爱的宝贝只剩下衣服上的斑斑血迹,这痛彻心扉魂萦梦牵的爱,让阿里妈妈想念阿里时,就会拿着它闻一闻,儿子的味道伴着无止尽的思念,滴泪到天明。(摄/ Abu Ali, Mousa Al Masri)

2012年12月28日,当时50岁的阿里妈妈和55岁的先生(Abu Ali, Mousa Al Masri)、20岁阿里的弟弟穆罕默德(Mohammad),带着阿里2岁的大女儿伊拉芙(Elaf),及怀胎6个月的阿里太太,一家子逃到约旦,只有大儿子阿里守在叙利亚家园。

逃难过程中,阿里妈妈借住过许多好心人的家中,但进入难民营后,非人道的待遇,使他们受尽种种折磨,生活艰苦难当。一个月后,阿里妈妈请人写保证书,搬出扎塔里难民营(Zaarari Camp),在安曼(Amman)租了房子居住,后来又搬到南萨,日子才渐渐稳定。

家乡战乱不息,夫妻俩时时牵挂着阿里的安危,2013年7月10日先生返回叙利亚陪伴阿里。两个月后(9/28)竟传来阿里殉难的消息,“这一天,我的心跟着阿里被埋葬。”白发送黑发,阿里妈妈的心彻底被击垮,要求先生带回儿子在殉难时穿的衣服。想念阿里时,阿里妈妈就会拿着它闻一闻,“儿子的血比香水还香。”

“感恩慈济家人,在我们的心中种下了家庭的爱和温暖。祝所有的慈济家人身体健康。上人的慈悲心,我们跟上人心心相连,我们的心属于您。”志工绵绵的陪伴情,阿里妈妈由衷道感恩。(提供/ 慈济志工)

2013年初,在阿里妈妈一家人搬到南萨一个月后,一位为慈济造册关怀户窗体的人员,阿布督罕(Abu Dhughan)来到阿里妈妈家,登记名册,提供人道援助。

听闻阿里离世消息,陈秋华与慈济志工前往关怀;苦海中,阿里妈妈找到了浮木,“没有人可以像慈济给我们安全感,慈济抚平了战争带给我们的疾病伤痛与精神折磨。”

2021年年底,约旦第四波疫情高峰,确诊数攀升,一路从数十到数百,阿里妈妈于11月底确诊,在12月中,向约旦分会求助制氧机。 经过药物与制氧机双重救命之下,来年(2022)1月17日康复了。走过生死关头,阿里妈妈更明白珍爱当下。

现在阿里妈妈一家安居在南萨,若有人需要制氧机,小儿子都会帮忙登记及运送。阿里妈妈也会带着5岁的小孙女,穿起慈济背心走入人群当志工。“我是慈济的一分子,有困苦的人,就会伸出援手,在人生最困难时,慈济给我无所求的爱。”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