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zu chi facebook tzu chi youtube tzu chi contact | en tzu chi searc
志工法喜

在塞尔维亚埋下大爱种子

事实上,“火车何时会启动前往德国?” 是我常听到的问题。难民每天都怀抱希望,期待早日到德国去与家人团聚,若他们知道计划有变,要如何接受呢?


075 1
摄 / 林振毅

“你要去塞尔维亚吗?”

我几乎马上就 答应了喜洲师兄的邀请,纵然对于人身安全和家人反应仍有顾虑,却听到自己坚定的心声:想去!

虽然不知自己可否帮上忙,但希望能够做的都想用心去做,去学和付出。力量无论大小,能付出就是有福,自己要把握当下,走入苦难处。

3月12日到19日的难民关怀行程,我与三名新加坡志工自费自假,前往塞尔维亚汇合欧洲志工。德国志工树薇师姊带我们走访难民中心,克难窘迫的环境让我感到震撼。难民普遍住在帐篷里,以毛毯作间隔,还有一些家庭睡在地上,小孩也不少,其中就有一个才出生一个月的Andy。物资缺乏之外,婴孩奶粉也不足,大人一般上靠慈善组织发放的面包、奶酪和罐头来果腹,而泡面是难得的奢侈品了。17日我们还临时增加了南部难民中心勘察与关怀的行程。

跟难民互动数日,他们对我们越来越熟悉,见到我们都会露出笑容,小孩也会自动跑来和我们做游戏。天真的孩子一看到我们分派糖果,就蜂拥而来,我们教他们排好队,他们都会说谢谢。

15日难民委员会召集了十多个国际慈善组织参与会议,委员长汇报了国际间难民安置计划的变化,这些难民很有可能需长期滞留到年底或明年初,因此塞尔维亚正规划建设一个软硬体较完备的难民安置中心,包括医疗、煮食空间、上网设备、德语教育等等。事实上,“火车何时会启动前往德国?” 是我常听到的问题。难民每天都怀抱希望,期待早日到德国去与家人团聚,若他们知道计划有变,要如何接受呢?

每天发完热食,我们向难民嘘寒问暖,听到了很多离别的故事。无论如何,我都希望能把握短短的相遇,拍拍他们的肩膀,摸摸他们的手,给予他们安慰。有一名带着两个分别是一岁和五岁幼儿逃难的叙利亚妈妈,告诉我们孩子的爸爸还留守国内。前路茫茫, 一家人分隔两地,何时能相聚?我想,这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做出如此决定。还有一名父亲问我,是否可以把他带回新加坡或台湾,我默然无言。

每天熏法香,从上人的开示中得知因缘果报,了解众生的苦起于无明烦恼。各人依、正二报不同,皆因自己造作,然而佛陀慈悲,不忍众生苦。何况苦难人今生带业来受报,又无法造善因,何时才能见到光明呢?

虽然我们的付出是一刹那,却也希望能启发苦难人的爱心和善念,在他们心田种下大爱种子,期待有一日会萌芽茁壮。


延伸阅读

订阅电子报

获取最新慈济消息及志业动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