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Telegram
心灵

爸妈,我回家了!

一路熟悉的街景,陪伴我回到家门口。一进屋母亲就把我连带着我的行李给消毒了。回到家,我坐在屋里的阳台上,仔细观察了这个第一次踏进的家门!



(图片来源:Pexels)

佛台上阵阵的花香飘来,收拾行礼的我鼻子却酸酸的,眼眶热热的,心想:“为什么三个星期过得那么快,如今就得回去新加坡了?”

还记得回家的前一天,我还在新加坡独居的小室里,参与2021年5月9日的全球线上浴佛大典。以往场面盛大的浴佛大典,因为疫情而简化很多,但不失其庄严与意义,也看见证严上人纤瘦的身影为大家开示。

脑海里更不能忘记,回家前夕,如慈母般的社区组长翠莲师姑嘱咐我记得把书给带上,好好利用这段没有工作压力的时间多读书,求精进。当时也很舍不得新加坡的法亲家人。

南下新加坡工作多年,因为疫情已经一年多没有回家,真的很想爸爸妈妈!回家的路如過险道,感恩有上人的法,让我把心安住,以感恩心面对所遇到的前线医护、关卡工作人员,还有路上一起回国的陌生人。

在柔佛州隔离虽然是短短的一天,但却觉得时间过得好慢,漫漫长夜想着父亲身体情况如何,还有母亲在做什么?更担心自己的筛检结果。当这些问题浮现时,感恩有上人的开示短片。我听着上人温柔的声音,才能把心安下。

一路熟悉的街景,陪伴我回到家门口。一进屋母亲就把我连带着我的行李给消毒了,心想这老菩萨真的把防疫做到位了啊!回到家,我坐在屋里的阳台上,仔细观察了这个第一次踏进的家门!

当时心想邻居是谁?屋子附近有些什么?梳洗后母亲把饭菜做好了,幸福呀!可是问题也来了。哪个是风扇的开关?碗碟放哪儿?筷子汤匙搁哪儿?对,这就是我与妹妹因考虑父亲行动不便而给父母搬迁的新环境,他们住这快一年了,我却是没来过。这间房子虽陌生,但这个家却是我熟悉的,我想念的家!

这趟回家,发现父亲吃得很少,身体瘦弱,精神状况时好时坏,还有好几次的大解失禁也不自觉,说话不再是严父的语气,心里难免难过。在家除了能陪父亲,也查看了他截肢后的伤口,复原情况虽然比较慢,但是一切还好,心里便踏实了。

母亲曾提醒说,上人教导我们,人生就是有“生老病死”苦。父亲会生病就是生理的自然法则。从小父亲虽是个严父,靠他一个人养家,很辛苦。父亲话不多,但是我知道他很疼爱我,想尽办法给我最好的。如今他病了,就由我来担起这养家的责任吧!

在家感觉真好,早上有母亲陪着薰法香,然后母女里俩一起上志工早会。母女好久没有坐在一起,还是以慈济志工的身份坐在一起上早会。感觉好幸福哦!

有妈的孩子像个宝,母亲除了会每日三餐为我准备美味的菜肴,还会天天给我煲汤。在家茹素轻安自在。母亲还说,我这趟回来也正好让爸爸也一起全素了。

午后我们一起通过大爱台与全球慈济人一起祈祷。晚上我对着上人的法照看书、听开示。母亲会在父亲休息时安静的坐在上人的法照前抄写上人晨语笔记。她只有小学三年级的学历,闻法却非常精进。能回家的我真的觉得非常幸福。

虽然回家只有短短的三个星期,但非常满足了。之前因一年多无法回家,有“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担忧,现在终于如愿,至少能陪父母度过短暂的三周。

我知道还有好多游子,身在国外因疫情有家归不得。诚心祝福天下游子能早日与家人团圆。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