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Telegram
心灵

21天隔离的日子怎么过?

隔离酒店面对新加坡河,每天看着河水悠悠流去,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和人群,有时还会看到水獭家族在河中悠游,一片静好。在隔离期间,不用上班轮班,生活变得日夜有序,我岂能在小室内看着日出日落,让宝贵时间流逝?


(图片来源:Pexels)

今年五月初,新加坡的新冠疫情有上升的趋势。我获得准证,在防疫措施收紧的前一天,通过关卡检测,三天后才回到久违了一年半的家乡,见到了思念的家人。

六十多岁的父亲,患有血管阻塞疾病,一只脚需要截肢保命,如今在家休养。回到家里,看到父亲状况进展不错,我安心许多。

马国疫情日益严峻,我尽量待在家里,担心一个不小心受到感染而连累家人。在家的日子,看到母亲每天辛苦照顾一家大小,还煮好吃的给我,心里很不舍也倍感温馨!看到母亲的身影,更让我放心。

相聚的时光总是很快溜走,短短的三个星期后,我又得回到新加坡继续工作。为了担起家业,我忍着思念家人的疼,收拾好行囊和心情,准备离开。

返新的路程一波三折。司机的车在半路坏了,时间在滴答中流逝,新加坡关卡还远在天边…… 我担心无法在预定的时间回到新加坡,会影响隔离费用、入境准证,更怕会影响我的工作!我的生计!

在车里等了老半天,心里烦躁不安。母亲劝我把心安住,不要往坏的方面去想,更不要让无明给自己带来烦恼,因为事情总有解决的方法!好不容易等到司机,母亲陪我把行李拿上车,我还听见母亲对司机说感恩,一路辛苦他了。她没有责怪司机,反而以感恩心对待,这不禁让我红了眼眶,感叹自己闻法多日,却不如母亲法入心,法入行。

当天到关卡是已经半夜,执法人员不允许我过关。幸好表妹的婆家就在附近,让我留宿一夜。那一夜我的心情起伏更大,忐忑不安。感恩这时有母亲和新加坡的法亲致电关怀,叮咛我要安心,不要胡思乱想。我也在慈济歌曲的陪伴下,渡过漫长的那一夜……

6月1日我终于通过关卡检测,回到新加坡,被送到酒店进行21天隔离。我的心才安住下来。

隔离酒店面对新加坡河,每天看着河水悠悠流去,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和人群,有时还会看到水獭家族在河中悠游,一片静好。在隔离期间,不用上班轮班,生活变得日夜有序,我岂能在小室内看着日出日落,让宝贵时间流逝?

这次从回家到隔离酒店,我是有备而来的。在行李中带的是又厚又重的静思书籍。每日从薰法香开始,凭借科技网路,法脉资粮如流水席般,一道道的享用。

我也在这个时候,鼓起勇气承担社区线上晨语分享的总结。每天清晨,我可以从志工的心得分享中,吸取大家的人生经验;继续留在线上聆听内容精彩丰富的《志工早会》;更可以线上随师,聆听各地慈济人在疫情中如何排除万难,纾困解急,学习良多。

我计划好好地把上人的《静思妙莲华》晨语开示,从头开始看,才能体会上人的用心。除了读书,我还开始读经。反省过去,自己喜欢无所事事地躺在床上睡觉、打游戏、看电视等,虚度光阴,很是后悔。

现在我不赖床,还感觉时间不够用,21天隔离好像一转眼就结束。想到上人叮嘱: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我要珍惜与把握时间!

在隔离期间,除了与家人通电话,更欢喜的是接到法亲们的问候。感恩社区组长李翠珊不惜老远的给我送日用品、书籍和食物,感觉很幸福。人隔离,只要心不离法,我相信,就能在静中修定,定而能生慧。

家乡的家和异地的家,两处都有家人和法亲。人在慈济,感觉很幸福。

延伸阅读: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