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zu chi facebook tzu chi youtube tzu chi contact | en tzu chi searc
环保

「飞」常快乐─追踪飞行旅游的碳足迹

很多人并没有察觉到,飞行旅游的碳排放量,很可能是个人年度碳排放的主要来源。一个人乘坐民航飞机飞行,会排出多少的二氧化碳呢?


20151201 image1
随着廉价航空的普遍化,机票价格大众化,飞行旅游成为许多人度过假期及长周末的首选之一。摄 / Jakob Owens/Unsplash

莱特兄弟发明了现代飞机至今的一百多年之间,飞行不再只是为了满足探索、国防、贸易等等的需求。如今,跨国商务带动了频繁的人才移动和流动,而一般民众也可以借着飞行的便利,四处旅行,体验大千世界的无限精彩。

作为岛国的新加坡,民众通过海陆交通出国旅游的选择有限。然而拜现代航空业的蓬勃发展所赐,旅行并不再局限于方圆一千公里的区域,或陆路交通工具在一天之内就能抵达的旅游景点。

现代航空科技的进步,航线的多方开拓,廉价航空的普遍化,飞行费用的大众化,机票订购的方便化,机舱和机场舒适度的大幅提升…… 种种条件造就了一股飞行旅游热潮,势不可挡。飞行旅游已经成为大众的新休闲方式,更是人们度过假期与长周末的首选之一。

但很多人并没有察觉到,飞行旅游的碳排放量,很可能是个人年度碳排放的主要来源。“

令人惊「碳」─飞行者的碳足迹

飞行旅游带来的方便与乐趣毋庸置疑,但随之而来的,是碳排放 (flight carbon emission) 和耗油量,前者会加剧温室效应,后者会加剧资源消耗。根据调查,全球航空业的年度碳排放量,约占了全球年度碳排放总量的二巴仙。

或许如此排放量比较起其他高排碳项目(发电、砍伐森林、畜牧等等)根本微不足道。但很多人并没有察觉到,飞行旅游的碳排放量,很可能是个人年度碳排放的主要来源。一个人乘坐民航飞机飞行,会排出多少的二氧化碳呢?这取决于众多因素,包括飞机型号、飞行航线、飞行里程、直飞或中途停留、乘客人数、舱位等级、载物量等等。虽然如此,还是可以初略估算个人的飞行碳排放。

20151201 image2

人们习惯于从家居生活中减少碳排放,但上述制表显示,只要减低自己的飞行旅游的欲望,就能更有效地减低个人的碳排放。

与其面对气候变迁所带来的恶果时才惊慌失措,不如从源头做起, 减少个人的碳排放,用心慎选休闲方式,回归旅游的真实义。”

自愿减「碳」─参与碳抵消计划

选择飞行旅游者,可以选择参与碳抵消计划 (carbon offset scheme) : 计算个人飞行旅程的碳排放量(污染成本), 然后给予定价, 把相应的金钱投资在被认证的清洁能源制造 (sustainable energy) 、节能 (energy saving) 、碳吸收 (carbon sink) 项目上。简单来说, 就是个人通过飞行所排放的碳, 通过其他方式来减低。

目前,网站上有许多被认证的碳抵消计划,一吨碳 (1000kg) 的价位虽然没有国际标准, 但是一般而言都还算能负担得起(相对于机票价格)。举例来说,一趟新加坡来回欧洲阿姆斯特丹的机票,售价超过1000新元,碳抵消费用大约23新元,只占机票费用的二巴仙左右。小小举动,自愿减碳。

虽然如此,这并非只要参与碳抵消计划,就可以随心所欲地频密飞行旅游。清净在源头,慎选旅游次数、目的地、交通方式,从这些源头用心, 就可以减少可观的碳排放。参与碳抵消计划,只是事后的补救计划,况且要确保碳抵消计划的有效执行也不是一件易事。

20151201 image3

断「贪」减「碳」─回归旅游真实义

在很大程度上,“碳”排放主要是来自于越来越多人选择高碳排放的生活和休闲方式,追求高品质生活与享受。“碳”排放也是一种“贪”排放。除了碳排放量,飞行旅游也是一个高耗油的休闲活动。石油是很珍贵的有限资源, 各行各业都会直接或间接使用石油, 能够谨慎地使用石油, 才是永续之道。

众生畏果, 菩萨畏因。与其面对气候变迁所带来的恶果时才惊慌失措,不如从源头做起, 减少个人的碳排放,用心慎选休闲方式,回归旅游的真实义。

旅游是为了让我们更了解某一个地域、环境、 文化、风土人情,这些属于深度旅游,可以让我们更了解世界。冒险玩乐与饮食购物是属于消遣旅游,所带来的是快乐而已。虽然个人有选择得到快乐的权利,但是若把个人的愉悦建立在人类共同的福祉上,这个选择是否明智呢?我们的下一代也必将质问我们所作出的选择。

”飞“常快乐,或”飞“常用心,两者择一,您会选择哪一个呢?


陈志勋
拥有助理建筑师背景的慈济志工。
提倡小、美、环保、经济实用的居家设计,

相信居家和邻里环境有着很大的影响力,
可以塑造人格,改善社会,提升普世价值和美感。

 转载自《新加坡慈济世界期刊》第58期


延伸阅读

订阅电子报

获取最新慈济消息及志业动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