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Contact | en tzu chi searc
教育

走出户外 认识“新加坡水喉”

亲子班孩子与家长分别到罗弄哈鲁士湿地及新生水厂认识新加坡的水资源,走一趟“水”之旅,发现水资源的珍稀与可贵。


 SG20180325 EDA CLX 057
摄 / 程丽霞

“都是大家嫉妒我的等级高,所以才不要和我一起闯关打怪物啊……”3月25日,一群快乐亲子成长班(简称:亲子班)的孩子与家长在静思堂观赏戏剧《勇闯大魔域——恐龙的眼泪》。

戏剧里的主角大风,进入了虚拟的游戏世界,这里是他逃避现实世界的避风港。然而,没想到他的坏习惯,不仅让他在现实世界中没有朋友,连游戏世界里也没人愿意和他组队打怪物。大风的坏习惯就是口无遮拦,对队友恶言相向。最后,他吃尽苦头,才决定改过自新,不再“口吐毒蛇”。

戏剧的对白是时下流行的表达,贴近孩子的语言。孩子与家长看得津津有味,不时地拍掌,又不时地哈哈大笑。课务组藉由戏剧的形式,向孩子传递“正语”的观念,并分享静思语“说好话如口吐莲花,说坏话如口吐毒蛇”。

当询问观后感时,小学员郭维松(下图)举起手,即使同学已回答了问题,他依然没有把手放下。老师将麦克风递到他面前问道:“要怎样口说好话呢?”“当别人给我东西时,要说谢谢。”郭维松一字一字地说道。

 SG20180325 EDA HYX 013
摄 / 洪永祥

除了戏剧欣赏,配合课程主题“节约用水,由我开始!”,这天的活动还包括户外学习活动。孩子参观位于实龙岗蓄水池旁的罗弄哈鲁士湿地(Lorong Halus Wetland),而家长则参观勿洛新生水厂(Bedok NEWater Plant)。出游前,大家观赏“新加坡水源的故事”(The Singapore Water Story)。短片里提及“新加坡四大水喉”,包括来自本地集水区的水、再生水、进口水及淡化水。

当一群孩子抵达罗弄哈鲁士湿地,天空竟下起了毛毛细雨。随着天气的变化,导览员随机应变把大家聚在亭子里,以问答方式,让孩子重温今早学到的知识。

“什么日常活动用水量最多?”“洗澡!”

“那洗澡建议几分钟内结束?”“五分钟!”

导览员手上拿着饼干,答对问题的孩子都获得一包饼干作为奖励。孩子反应热烈,每一题都引来很多小手在空中挥舞抢答。

 SG20180325 EDA HYX 028
摄 / 洪永祥

不一会儿,饼干派完了。看见小朋友意犹未尽,导览员半开玩笑地说饼干盒也能作为奖励,没想到大家依然踊跃地举手抢答,最后连饼干盒也被学员杨丝涵(下图)成功赢取。接下来的游览过程,杨丝涵紧紧地抱着饼干盒,小小年纪的她懂得节省水源,表示在家会记得把水喉关上。

 SG20180325 EDA HYX 043
摄 / 洪永祥

雨停后,导览员为孩子介绍罗弄哈鲁士湿地的规划。由于罗弄哈鲁士湿地的前身是垃圾埋置场,为了避免在地下流动的“垃圾水”污染了蓄水池,地底下建有一道6.4公里长、18公尺深的防渗墙。湿地上也种植了各种能净化水源的水生植物,如香根草(vetiver)和伞纸莎草(Umbrella papyrus)等。

另一边厢,家长来到于2003年投入服务的勿洛新生水厂。新生水的生产过程主要涉及三个过程。一、微过滤:把经处理的废水所含微细固体物和粒子过滤;二、通过逆渗透技术滤掉有害污染物,例如细菌、病毒和重金属。三、紫外线消毒,以确保新生水的安全和纯度。

 SG20180325 EDA CSX 258
摄 / 蔡诗秀

在参观过程中,王庆彬用手机一一拍下每个过程,并仔细阅读展板内容,认识新生水的来源及其生产过程。对王庆彬而言,在新加坡,清洁饮用水唾手可得,而远在南非开普敦,据专家预估今年内面临严重缺水问题,引起他慨叹:“如今才发现到水很重要。”

庞大的新生水厂,整体过程却是以自动化模式进行,让龚铭泽感到不可思议。已经和太太第四年参与亲子班活动的他分享省水方法:“用盆接下洗澡用过的水,拿来冲马桶,这习惯已经有七、八年了。”太太尤莉桦也表示平时刷牙都用杯子,就不会让水龙头的水一直流。

何月琪及陆楚胜夫妻俩曾经历制水问题。陆楚胜回忆道:“记得80年代读小学的时候,必须排队取水。”他认为和他同年代或上一代的人比较懂得省水,年轻人缺乏省水意识。虽然能藉由教育提醒大家要珍惜水资源,但还是没有身体力行实践。他直言:“可能要让大家亲身体验(制水)才能有所感悟。”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