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Contact | en tzu chi searc
医疗

我的护理师 生命最后一个新朋友

他曾经冲着她无理谩骂;她同理他受病折磨而发脾气,乃人之常情。经过一年多的陪伴,患有末期肺衰竭的他被她的诚意所感动,并结下一段可贵情谊。


SG20180710 MEA CZZ 006
经过一年多的陪伴,蔡阿公与临终关怀护理人员陈玉心(右一)慢慢建立起信任关系。摄 / 蔡赞泽

79岁的蔡阿公是末期肺衰竭患者,慈济临终关怀护理人员陈玉心每个星期都会定期上门健检,为蔡阿公量体温、听肺音、检查氧气的剩余量等……

“When你喘的时候,那个气不能够出来,你要把它吹出来,明白吗?”
“知道。”
“Ok, 你现在做给我看。吸进去……不是这样,因为你吸进去,你没有吹出来,会更糟。你看我怎么做。”

蔡阿公住在小小的三房式组屋里,为了便于照顾,阿公的卧室就在客厅。他躺在单人床褥上,鼻子挂着氧气鼻导管,陈玉心指导蔡阿公正确有效的吸氧方法,并亲自示范。

SG20180706 MEA PRP 008
为了便于照顾,阿公的“卧室”就在客厅里。陈玉心每个星期都会定期上门健检。摄 / 彭润萍

一向来都有点个性的蔡阿公却说:“我没有这样大的气!”

“我知道,但是你要吹它出来,吹它出来,明白吗?”尽管蔡阿公“有理”的反驳,陈玉心依旧不厌其烦的耐心指导。

2017年一月, 蔡阿公开始接受慈济临终护理服务。回想第一次接触蔡阿公的情景,陈玉心记忆犹新。她记得那一次见到蔡阿公睡在折叠躺椅,于是就建议他使用家用护理床,“当时他说OK的,但是(护理床)送到时,他打电话给我,骂我很多粗话,问我为什么拿床来?还说‘我不管,半小时后要把床拿走!’”

蔡阿公出尔反尔,没来由的谩骂,陈玉心深感无可奈何,可并没有置之不理,反而恳求送货员将护理床搬离阿公的住处。她回忆说,第二天再去探望蔡阿公时,阿公向她表示歉意。她告诉阿公,“不要紧,有病在身,一定会发脾气的。”自此,蔡阿公的态度慢慢软化下来。

照护身心 圆满心愿

接下来的每个星期,陈玉心定期上门健检。此外,人医会成员曾三次登门为蔡阿公提供牙科服务。每当蔡阿公向陈玉心透露牙齿疼痛时,陈玉心都会向牙医邓国荣预约牙科诊期。在一年多的往诊时间里,邓国荣与团队多次登门为蔡阿公检查牙齿,替他拔牙和修复假牙。

SG20180808 MEA PRP 010
牙医邓国荣与团队多次上门为蔡阿公进行牙科治疗。摄 / 彭润萍

2018年8月8日,邓国荣与Jennifer再度登门为蔡阿公检查牙齿。“你觉得前面两只牙齿一直顶着你是吗?你可以指给我们看是哪两只吗?”邓国荣询问蔡阿公牙齿的状况。

由于蔡阿公不愿戴上排的假牙,咬合时下面的四颗牙齿就会触碰上面的牙龈而导致疼痛。因此,他要求邓国荣将下排其中一颗较为尖利的牙齿拔掉。

“即使替阿公拔掉一只牙齿,剩下的三只也会让他感到疼痛。可是,如果使用假牙,假牙对咬就没有那么痛。”经邓国荣细心检查后,发现蔡阿公牙齿完整无损,拔掉甚为可惜。于是,他决定修复蔡阿公的假牙,再教导蔡阿公太太正确地置入假牙,让阿公恢复正常的咬合功能。

除了提供医疗照护,每次上门健检,陈玉心都会陪伴在蔡阿公身旁,倾听他的心声,听他将往事娓娓道来,更尽力帮助他完成心愿。当获悉蔡阿公喜欢吃榴莲,陈玉心就向水果摊贩订购榴莲,希望尽点微薄之力,圆满阿公小小的需求。

在一次的上门健检,蔡阿公无意中透露了另一个心愿,那就是拍摄金婚纪念照。因为两年后的金婚纪念日,蔡阿公不知自己是否还能与太太相伴共度。为了圆满阿公的心愿,医护团队结合慈济职工的力量,在阿公窄小的三方式组屋搭建摄影棚,携手圆满一名临终长者的心愿

SG20180706 MEA PRP 002
上门为蔡阿公健检前,陈玉心与志工前往水果摊领取之前已预订的榴莲。摄 / 彭润萍

SG20180710 MEA PRP 029
2018年7月10日,医护团队结合慈济职工的力量,替蔡阿公拍摄金婚纪念照。摄 / 彭润萍

随着时间的推进,陈玉心与蔡阿公逐渐培养出一份兄妹般的情谊。虽然彼此接触仅仅是一年多,但是陈玉心的同理心与耐心,让一向颇为倔强的阿公态度软化,心中充满对她的感激之情。蔡阿公说:“我怎样讲她(陈玉心),她都不生气啊!为什么啊?讲到她,我会流泪。因为她做太多了!”说到这里,蔡阿公真情流露,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陈玉心一时用双手轻拍蔡阿公的左手,一时拍拍阿公的肩膀,立刻接话说:“不会,不要这样讲。”蔡阿公一边擦拭泪水,继续说道:“她(陈玉心)都没有什么生气的,我没有吃药,她都没有生气我!”

“不会啦,我尽量要你放松开心,Mr Chua不要这样讲!我要感恩你给我机会照顾你,不要内疚,it’s alright! ”陈玉心尽力地安慰蔡阿公。

SG20180706 MEA PRP 021
说起与陈玉心相处的点点滴滴,蔡阿公即愧疚又难过,声泪俱下地说:“她(陈玉心)都没有什么生气的,我没有吃药,她都没有生气我!”。摄 / 彭润萍

经过一年多的相处,从被谩骂到被接受,再发展至今天的可贵情谊,陈玉心的诚恳相待,阿公深深感受到了。如今,他视她如家人,“她照顾我一年多了,一句话都没有讲(责备)过我,我跟她好像有一段缘分……”

秉持一份临终关怀的使命,陈玉心说:“我希望陪伴Mr Chua 好好走最后一段旅程的路……”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