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Contact | en tzu chi searc
医疗

临终关怀:让生命过得“舒服干净”

尽管生命已走到尽头,然而让病患在临终阶段,每一天都过得舒服、干净和拥有良好的生活品质,是她作为一名护理人员所关心的。


SG20190505 MEA PRP 024
慈济护理人员许小珍(中)与志工李爱卿(左一)登门为陈阿嫲进行治疗和护理。

在一间一房式组屋里,住着一对老夫妇和一位女佣。房子里的两张单人床、一张电动医疗床,就已几乎占满面积小于300平方英尺的空间,再加上80岁阿嫲的氧气机、无数包的纸尿片等物品,屋里移动范围极其有限。

80岁的陈阿嫲患有帕金森氏病、失智症以及高血压。由于陈阿嫲长时间卧床不起,臀部因身体重量压迫太久,造成缺血而坏死,形成褥疮;不仅如此,由于右脚缺乏血液循环,以致严重溃烂及坏疽。

2016年,陈阿嫲开始接受慈济居家医疗服务。随着病情已经不可逆转,2019年4月,陈阿嫲入院治疗后再转介至慈济居家临终护理服务(Palliative Care)。

5月3日,慈济护理人员许小珍在志工李爱卿陪同下登门为陈阿嫲换药、包扎和量体温等。一直仰卧躺在床上的陈阿嫲意识昏迷,不时虚弱地发出“伊伊哦哦”呻吟声。治疗前,许小珍用手机播放佛曲,让祥和的佛乐声“南无阿弥陀佛……”弥漫在小小的房子里。随后,一直负责照顾家中两老的女佣缓缓地将阿嫲的身体转去侧身的姿势,好让许小珍进行褥疮治疗。

“你要什么?”
“你给我那个saline(生理盐水)。”

掀开陈阿嫲的上衣,只见褥疮已经形成大约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口,周围皮肤是紫红色淤血般的色泽。戴上口罩和手套的许小珍用生理盐水清洗创面,再使用镊子夹住棉花清除褥疮的坏死组织。守候在侧的李爱卿一边观察许小珍处理伤口,当许小珍需要协助,她也因应对方需求,例如传递医疗用品或搬动陈阿嫲的肢体等。

“有时候你切到手,伤口一点点,你都会觉得痛,何况是这么一个大的褥疮。”一次又一次的医疗往诊,李爱卿体悟见苦知福,每当看到患者清洗伤口时的痛苦表情,让她庆幸自己拥有健康的身体,能够走入社区关怀病苦的人。

佛到家 献爱与祝福

由于陈阿嫲的褥疮以及右脚溃烂越趋严重,已经从原本一星期三次的定期伤口护理,转而为每天登门清创换药。

“我们要照顾她的伤口,如果没有治疗她(阿嬷)的伤口,她的伤口一直在烂,她会痛。”尽管了解陈阿嬷无法被治愈,甚至病情会一直恶化下去,许小珍还是尽己所能把阿嫲的伤口照顾好。“我们不想看到她躺在那边,然后虫在她身上蠕动……”因此,她不忘要求阿嫲的照顾者(女佣)留意阿嫲的伤口,当发现有蛆虫时,打电话知会她。

“她(陈阿嫲)的佣人和先生都住在一间小房子里,假如伤口没有处理好,它(伤口)开始发臭的时候也会影响到其他人的健康。”其实,受到疾病影响的不仅是病患本身,照顾者和家属也会受到牵连。许小珍表示清洗伤口,除了减轻陈阿嫲的疼痛,也可以让住在同一屋檐下的女佣和陈阿嫲的丈夫唐阿公能够在舒服和干净的环境下生活。

作为一名护理人员,许小珍觉得可以做的是,让患者身体舒适和干净、缓解症状、减轻疼痛以及改善生活质量。“生命最后阶段可以过得比较舒服,就像正常人一样可以吃他们喜欢吃的东西,可以跟家人好好地度过最后一段时间。”

2019年4月28日,医护人员与志工特别为她安排“佛到家,福到家”流动浴佛。许小珍透露说,在陈阿嫲状态比较良好的时候,医疗团队曾询问为她举办流动浴佛的意愿,当时陈阿嫲也答应了。她说,既然老人家走不出来,他们就走进去,把佛送到家。

一尊晶莹剔透的琉璃佛、一碗香汤、还有玉兰花,简单布置成一个临时佛台。原本好小好小的房子,这一天更显得拥挤,房里的每一个人可以说“步步为营”,然而浴佛仪式并没有因空间限制而受到影响。

志工在琉璃佛前供奉灯、汤、花以后,护理人员林金燕向唐阿公解说浴佛的意义,也简单示范“礼佛足、接花香、祝福吉祥”三个浴佛的动作。脸色凝重、寡言的阿公双手合十祈愿,并在志工搀扶下完成简单的浴佛仪式。接着,志工分别捧起琉璃佛、装有香汤的玻璃碗和鲜花捧到陈阿嫲面前,让她浴佛。

“苦难的人走不出来,有福的人就走过去”,每一天医护人员登门护理与慰问,让陈阿嫲安身,家属安心;一场简简单单的浴佛仪式,也让两个老人家有机会沐佛恩,接受志工的爱与祝福……

 编者按:陈阿嫲已于2019年5月23日往生极乐。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