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Contact | en tzu chi searc
人文

萧毅君:再为历代高僧立传

小时候读世界伟人传记,从政治领袖、科学精英到艺术奇才,令人悠悠神往。长大后的媒体人萧毅君开始反思:为何鲜少提及佛教高僧呢?


IMG 2181
《高僧传》系列以传统歌子戏的舞台身段结合电视表演的形式拍摄制作,单元之一呈现了“东土释迦”智者大师的德风愿行,由台湾行政院文化奖第38届得主唐美云担纲演绎。提供 / 大爱电视台

历代高僧当中,最为华人耳熟能详的,莫过于《西游记》所塑造的“唐三藏”。这位对着徒弟孙悟空念紧箍咒,对着妖精却耳根软的“唐三藏”,并不符合正史中记载的玄奘法师。事实上,若非为法忘我的大愿力,玄奘法师如何历经磨难,西行取经和集众译经,为佛教的发展及文化的交流传播做出重大贡献?

艺术创作虽从历史人事中自由取材,亦不乏借古喻今者,往往融入了大量创作者的寓意和巧思。

然而,台湾大爱电视台2016年首播的《高僧传》,以台湾民间风行的传统表演形式“歌子戏”,演绎历代高僧的生平事迹与贡献,制作严谨而考究,脚本与剧本的编写仿照论文撰述,不离“报真导正”的原则。

玄奘法师、义净法师、菩提达摩、鉴真大和尚、六祖惠能……至今摄制播映的18位高僧当中,所留存于世的文献记录或后世论述,有的浩如烟海,有的寥寥数语,史料考证和交叉比对,考验制作团队的水磨功夫,更考验他们对于以戏弘法的信心毅力。

“六成编剧几乎阵亡了。”大爱电视台副总监萧毅君说,单单是剧本撰写和编审,弘一法师传费时一年半,神秀禅师传花了三年!“无论是杜撰、谬误,或不能证实的,都一一排除。”

考究的不仅是剧本,选角、服装、布景乃至时代背景,都下了一番工夫。除了前往日本、韩国、柬埔寨等国家实地取景,也在摄影棚和虚拟棚拍摄,辅以LED背景和后期电脑动画,“用绘图可以呈现真正的历史建筑物,让观众比较容易了解当时的社会背景。”

萧毅君也分享幕后花絮,比如原籍讃岐国(今日本香川县)的空海法师所着僧袍,直接从日本当地请购;达摩大师身形壮硕、高额兼蓄落腮胡,演绎者孙翠凤为求取信观众,请化妆师特别加厚下巴,调整脸型,每次拍摄前都要花费数小时化妆。

IMG 2479
近为实景,远为LED映像,虚实融合,在细节下功夫,呈现历代高僧因应社会背景和时代因缘所示现的风范,唯不改弘法度人的初衷。提供 / 大爱电视台

配合剧情发展,编剧团队也适度融汇正信佛教的教义,如四圣谛、十二因缘。演绎,非演戏,即是以诚恳心,将祖师大德所立下的经典,用肢体语言呈现于普罗大众,将佛陀的教诲弘扬出去。因此,力求形似之余,更要“神似”。这才是证严上人给予大爱电视台和歌子戏团的殷切期盼——为佛教“留历史、传正法”。

萧毅君以伟人传记为例,佛教高僧亦具足出世的胸襟,入世的担当,“上人希望能引为现代人的典范”。无论是佛教徒、歌子戏爱好者或一般民众,皆可从中汲取法益。

2019年大爱电视台进一步尝试,在《高僧传》前播放15分钟新节目《高僧行谊》,邀请历史学家、佛史学者、佛学学者和编剧等参与制作,以对谈形式导读每一集《高僧传》内容,既延申探讨影片未竟之意,亦收提纲掣领之效。

“达摩大师一苇渡江,要如何诠释?”萧毅君认为,对于大师的种种传说,缘起难以追溯,但尽量给予合理而科学化的当代诠释。编剧团队多番讨论,决定拍成芦苇成扎作舟,因载重渡江,仅留“一苇”在水面示人。而另一个传说“被毒害五次皆安然无恙”,则可理解为大师禅定功夫了得,已不受贪嗔痴慢疑“五毒”所误。

《高僧传——智者大师》中,有一幕是按图索骥的智者大师却在山中迷路,巧遇樵夫指点,才发现是地图拿反了。这是编剧安排的巧思,隐喻“经典如地图”,也为大师为佛教界拨乱反正的贡献埋下伏笔。

智者大师身处乱世,一生追求真理,创五时八教理论,调和各派思想;并以《法华经》为宗经,强调止观双修,创立中国第一个本土佛教宗派“天台宗”。

智者大师曾受师父慧思禅师的重托“莫将佛法当人情,莫做最后断种人”,萧毅君认为,大师的际遇,其实和证严上人的心境多有契合。上人秉持师嘱“为佛教、为众生”,五十多年来带领慈济人,开拓四大八法,力行法华菩萨道精神。

证严上人曾开示:“任何一位高僧,我都很敬重,但是智者大师是我最向往的,因为智者大师的《法华经》,我真正地接触到了。所以,我这辈子,也是为法华经,我不是为说的,我是用铺路(让人人能实践)。”

上人年岁已高,但仍日日对弟子开示和讲述《法华经》,萧毅君亦感受到上人为法忘躯的“拼命”。“希望我们去看《高僧传——智者大师》时,主要是去印证自己的心性,看身为弟子的我们如何去理解师父的教法。”

SG20190616 CUA ZMZ 003
台湾大爱电视台萧毅君副总监趁着出差新加坡之便,与慈济志工和会员分享《高僧传》的摄制缘起和幕后用心,鼓励大家多看多闻多分享。摄 / 曾美珍

明代憨山大师一生致力于佛教研究,著作甚多。萧毅君回想编剧团队在做资料考据时,并没有觉得这有多困难,直到后期讨论时,参照当时印刷术不发达的时代背景,书籍流通全靠人力一字一字雕刻在木板上,才深切体会其中的不易和大师之行谊。

作为当代媒体人,他和团队卯足全力,愿再为历代高僧立传记。“今天我们读到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是无数人的心血,人人各司其职,才能汇聚成今日我们看到的经典”。承先启后,正法住世,也让后人有道可闻,有路可循。

(汇整自2019年6月16日由台湾大爱电视台萧毅君副总监主讲的《高僧传法.信愿行》讲座)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