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Telegram TikTok Linkedin | EN

时长 | 5:18

内容 | 教育

主办单位 | 慈济基金会(新加坡)

在快乐天堂 找回属于11岁的阳光和笑容

11岁的小女孩张宇宣,因家庭因素,从小做任何事都没有信心,甚至连交朋友的勇气都没有。经学校介绍,2022年开始,宇宣和弟弟每个星期到青年中心参与快乐天堂的活动,从中找回了笑容和勇气,也让她可以暂时卸下生活中背负的重担,做回一个孩子。11岁女孩的纯真,又在她的脸上绽放。

这位笑眯眯的11岁小女孩张宇宣,在妈妈眼中,以前并不是这样的。

宇宣的妈妈 江国丽:她的性格是蛮文静的,闷闷不乐,讲话小小声,做什么事情好像提不起那个精力。

在宇宣小时候,家里常处在紧张的氛围,加上容易自卑的性格,让她没有自信。

宇宣的妈妈 江国丽:宇宣是经历最多的,她是看到我跟她爸爸起起落落,一切东西都是在她的脑海里面。

宇宣的妈妈 江国丽:以前我的先生很喜欢拿她跟她的弟弟比较,(她)一直觉得我是不是很没有用。

“快乐天堂”学生 张宇宣:以前我很害羞,我不会跟人讲话,然后我每次一个人做东西。我就是怕,怕(朋友)不会喜欢我

宇宣的妈妈 江国丽:所以直到后来她的老师跟我讲说,她必须要去接受辅导,因为她以前在课堂上完全不会跟人家交谈,她只会做完功课,拿笔自己画画,自己画在手上

2022年开始,每个星期三和五放学后,宇宣和弟弟会来到慈济人文青年中心,参与快乐天堂的活动。

慈济志工 廖秀添:她会避开,她刚来的时候,比如说大家围在前面,一些活动需要围在前面,她不要,她就坐得远远的。

在互动中,同仁和志工也发现到,宇宣的生活重心,都是围着妈妈和弟弟转。

青年中心外联员 莎丽法:我觉得因为她的经历,她认为自己应该肩负起照顾者的角色。当她的弟弟捣乱时,她会走过去告诉弟弟停下来,这是她的第一反应。但是当她回到自己时,就会说‘我不要做,我不知道怎么做,我只想要坐下’,很消极。

字卡:因为没掌控好无人机,宇宣很难过

慈济志工 廖秀添:我们都不勉强这些孩子的,我们就陪伴在她身边,坐在她旁边

慢慢地,参与快乐天堂活动,成了宇宣期待的事情。

快乐天堂”学生 张宇宣:我喜欢去那边,我喜欢那里的活动,你在那边成长跟学东西。我最喜欢的就是游戏环节。(为什么呢?)因为你可以玩游戏,你可以到处跳,到处跑。

青年中心外联员 莎丽法:我想孩子一定是喜欢玩游戏的,不过他们总是有很多意见,对吗?但是她会很具体地说,她喜欢玩游戏。她经常觉得她必须以某种方式行事,或者觉得必须要负责任,照顾弟弟,照顾妈妈。所以这里其实是一个很好、很安全的地方,让她可以做回一个11岁的孩子。

青年中心经理 林杏纯:我觉得这种种的东西结合在一起,安全、舒服、好玩,然后很多爱,很多关注,陪伴,在这整个陪伴的过程中,其实无形中有改变孩子。

这天,是孩子们的画展,宇宣的爸爸妈妈和老师也来了。

在妈妈和老师的鼓励下,宇宣勇敢地向大家介绍自己的作品。

宇宣的妈妈 江国丽:我真的想不到说她会有这样大的改变,那天我先生看到的时候,我先生都差点要哭出来了

“快乐天堂”学生 张宇宣:我现在比较开心,可以交到朋友。(你喜欢这样的改变吗?)如果没有这样改变,我就会一样这么害羞,因为你不会交朋友,我喜欢交朋友

宇宣的妈妈 江国丽:我这个做妈妈的,我看到她整天开开心心,我自己也是很安慰,可以看到宇宣不一样了。

采访撰稿 张玉佳

录影剪辑 戴小庆

阅读更多